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凌小语

那些脸孔,如河底的卵石,沉淀在流淌的生命之河,光洁而含蓄

 
 
 

日志

 
 

2007年12月23日  

2007-12-23 18:29:22|  分类: 诗集《古井的守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人诗集《古井的守望》(节选)

 

自序

 诗歌是这样走进我的生命的。

初二那年暑假参加县文化馆的文学培训班,结束时一首题为《昨天、今天、明天》的诗得到了老师,一位来自地区报的副刊编辑的好评。他在诗的旁侧写了很多赞美至辞,并将这首诗在班上轮阅,还许诺要带到地区报上发表。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当时他比我更为激动的神情,是这种神情让我得到了莫大的鼓励:我原来可以写诗,而且可以写得不错。那一年,我14岁。我应该感谢他,使他让诗歌开始走进我的生命。是诗歌,使我今天的生命如此丰盈。

如果说开始写诗是为了这份鼓励,为了一份证实,那么爱上诗却是宿命,因为慢慢地,我发现没有什么比诗歌更能表达我的内心,没有什么能比诗歌的倾诉方式更为接近我的心灵,写诗已成为灵魂的天然需要,成了我生命不可缺失的部分。在思绪将溢时,它便汩汩而来,循着我的心而来,在午夜,在暖暖的台灯下,在读友人的信时,在林子漫步时,在思念无所寄托时,在无助的等待时,在感动的瞬间,在看不清自己的样子时,循着我的心而来,成了我心灵的透气孔。通过它触摸自然万物的灵性,通过它倾诉内心的感动与挣扎。没有它,我将窒息。

纯净的校园是最适合写诗的情境,那是最张扬个性的净土,是诗歌适宜耕植的土壤,也是我写诗最多的一段时间。大学里还参与创建了学校的飞天文学社,一群酷爱文学的孩子坐在校园中心花园的草坪上畅谈诗歌,阳光暖暖地照耀,那种裸露的天真至今想起仍抑制不住的激动。若干年后重回校园,当看到飞天仍蓬勃在校园时,那份喜悦无与比拟。我们都需要诗歌的滋润。

就像永远无法忘怀的大学时光一样,写诗同时也是一种怀念,让过去了的一切和正在发生即将消逝的一切以文字这种形式定格成有形的永恒,以慰籍自己的心灵,以期在平淡的日子里,在忧伤的时候重又翻阅,让自己的心重又温暖起来,丰盈起来。

总觉得诗歌是最浓烈的情感的结晶,只有最浓烈的情感才能结晶为诗歌,所以写诗是甜蜜的,让人触摸心灵深处的感动,用一种别样细腻

的眼光打量着尘世。抑或,为以文字的永恒留住情感的永恒而欣慰。写诗又是痛苦的,为每一次剖析的清醒和醒来之后的无奈痛苦,为诗歌仅是一种慰籍的虚幻痛苦。而痛苦又成就了诗歌的土壤。

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一只折断了翅膀跌落尘间的鸟,飞翔的天性被断折的翅膀所累,是诗歌重给了我一片飞翔的天空,可以慰籍自己的心灵。可以让眼睛与心灵的功能得以淋漓,让触觉更为敏感,更容易感觉疼痛也更容易感觉幸福,更容易受伤也更容易满足。仿佛,我在写诗,我便鲜活着。没有诗歌,我即是枯萎了。

这些诗一直是写给自己看的,在诗歌里看自己成长的影子,怀念那些最美的时光和记忆,抑或期待来生的再次相遇。诗歌亦是我最大的财富,感谢上苍给了我诗的灵性。

诗集里之所以也收集了我最初写的部分稚嫩的小诗,因为它也记录着我成长的一种痕迹。

把这些诗献给所有钟爱诗歌的人。也为一种纪念,一份感恩。

 

(诗集《古井的守望》 2003年秋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博客日志里收录了部分诗歌与你分享。宁波新江厦书城和鄞州书城有售)

倾诉篇

 

 

《化石之爱》

 你

在今世被挖掘

生命却鲜活在前生

 

你的爱

以一种姿态

冻结成

恒古

 

《穆斯林葬礼》断想

玉归

祖先的目光炯炯有神

俯视-----历史的长河

血  沉重的血泪

流淌  流淌

太阳 月亮 星星

宇宙的一切

封冻成一块不化的石头   是你

铸就沉重的信仰

玉儿  千年的梦想和现实

你翩然走来

浓缩成一颗心  冰清的心

潜伏于千古

轮回和转世

玉儿  不是远古的传说

归于信仰  归于生命  归于宇宙

归于宇宙  归于生命  归于信仰

 

日落

月儿  你是一场梦

缥缈

如月的脸庞

如月的唇

如月的眼睛

那属于每个月的某一个夜晚的天空

一轮弯月  凄清  自怜

是星星无法相映成辉的无奈

只有太阳的虔诚和你的期待

是日月相互照耀的温暖

你浅笑如一轮妩媚的弯月

是日月无法同行的寂寞和彻心的痛

你终于陨落于浩瀚的宇宙

还原于苍茫的大地

如月的脸庞

如月的眼睛

来不及凋谢的时候

在另一个世界长眠成永恒

日在遥望另一个世界的时候

白发苍苍

有千古绝唱  梁祝渺渺

以及月华  倾泻一地

 (选自诗集《古井的守望》倾诉篇)

 

《穿透诗行》

 

胸口的地方

有太多的牵绊

让日子爬起由跌倒

      跌倒又爬起

 

目光模糊的游移着

如梦如烟

诗已幻化为一个个音符

没有方向地四处乱窜

叩响心壁一声一声

沉闷沈闷

胸口的地方

开始弥漫冬天的影子一波一折

突突的枝丫    犀利的眼神

穿透心壁

 

有婴儿的啼哭盘旋而来

诗行重又清晰起来

我重又醒来

周身爬满苔藓

唯有眸子和阳光  遥相呼应

(选自《古井的守望》倾诉篇)

 

《意象》

 最怕是在满目的春色里

发觉自己的心灵  荒芜了

那将是怎样的沉痛

背负未来的日子

 

我们无法逃避的

我们别无选择

 

在春天的旷野里

愿意不停地摔跤

我愿意让春天的泥土

将我雕塑而成

健翅的燕子

 

我们无法逃避的

我们别无选择

即使在天空流泪的眸子里

也有春的触角在游移

我们无法视而不见

就像那坟上炫目的花圈

就像那画不成圆的阿Q

 

沉重的希望与沉重的忏悔交织于千古

上帝无法给我们仁慈的手

只给我们他的影子

 

我们在胸口划着十字

在触及的地方得到宁静

但我们的血液还在奔流

我们的心脏还在跳动

 

有什么力量可以让每一寸肌肤以及

血液和心脏

找到它们的支点

还有纷乱的思想

怎样凝固成一股升腾的力量

怎样不再安静下来    四处乱窜 

(选自诗集《古井的守望》倾诉篇)

 

《鸽子诗人》

 我知道

鸽子是在有飞翔冲动的那一刻

成为诗人的

 

鸽子总把诗

写在翅膀上

 

我是在抚摸

它的翅膀时

才知道的

 

鸽子的诗

有时有很多很多的文字堆着

有时就那么一片叶子

 

鸽子的诗

不是四季都开放着

只有在有飞翔冲动的那一刻

寻找灵犀

(选自《古井的守望》倾诉篇)

 

《随想》

你的心事    宛如夏日的藤蔓

爬满月光

空气是不自由的

只有偶尔的风清新成海边的风景

你于是梦着了

光着脚丫    提着裙裾

在海边奔跑    不愿停下

海风唤醒沉睡的空气

你开始自由地呼吸

春日有风的日子

风花一瓣瓣飘落

四季没有规律地走来走去

不结果只沉淀意象

沉淀云的影子

你说你喜欢忧伤的诗

喜欢悲剧

你说笑声的分量远不及思索深刻

(选自《古井的守望》倾诉篇)

 

怀念篇 

 

《那风》

 

你无数次地

从我窗前走过

脚步很轻很轻

轻得

被我的心跳  淹没

 

可是  窗前

那树的叶子

忍不住地颤抖

 

我无数次地

关上窗

又打开窗

 

风  无声

如岁月的流逝

如涂抹了千遍的记忆

 

挥不去的 

总也挥不去 

 

 

《思念》

思念

是一条流淌的河

流过静默的河床

在每一颗卵石的边缘

无孔不入

 

那些脸孔

如河底的卵石

沉淀在流淌的生命之河

光洁而含蓄

 

不经意间  小河

因为它的漾动

浸润两岸的风景  和

每一个流连于河滩的足印

那么轻易地

穿透记忆

 

《读你的诗》

 读你的诗

如读女孩澄澈而忧郁

的眼睛

轻柔如诗如女孩的裙裾

缠绵如黄昏的雾霭

如女孩如丝如缕的长发飘飘

 

你是徘徊于林间小径

等待复等待的少年

满眼飘零的花瓣

满眼   玫瑰的清香

童真篇 

 

 

《感受春天》

 走在春天的边缘

我在等待

那片青春的草地

牵着手

走过我的脚尖

 

我小心翼翼地

坐在它的旁边

等待一个不曾有过许诺的春天

 

摇着它小巧的鼻翼

轻轻地呼吸

我很想闭上眼睛

让春天轻轻地从我的背后

拥着我  漫过我的视线

 

我不回头   不回头

让它慢慢地走进  走进

我轻启的窗口

我闭上了我的眼睛

那一天阳光灿烂》

 那一天

你终于悄然而至了

洋溢着春天的光华

我从淡绿的柳梢上

嗅出你清香的呼吸

在你澄澈的眸子里

春天的怀抱不再是   一种意象

为这份期盼

我曾细数无数堆积的陈年

那绵绵不尽的雨哦   铺天盖地

打湿了每一片叶子构筑的屋檐

小舟在无助地流浪   四处漂泊

在阳光里静静地搁浅

是怎样的希冀流淌在远方   难以走近

你终于来了

当第一缕阳光蹒跚而来时

我贮立于窗前大声疾呼

而我的每一寸都已融于这彻骨的阳光

尽情地舒展   悄无声息

(选自《古井的守望》童真篇)

 

挚情篇

 《我的向日葵》

 在凡.高的笔下

你坐化成热烈

却不娇艳的太阳

在你的目光

所能触及的角落

泛起沉重的泪花

 

所有的生命之弦

因你的震颤

我的向日葵

夏日  在你的季节

朝着天空开放

开放出大片大片湛蓝的

天空

驱走所有的阴霾

 

在那遥远的国度

有虔诚的孩童

举起他们贫瘠的手

将你轻轻地托住

他们的灵魂因此

不再孤独

虽然他们的衣衫

依旧开满窗口

穿梭而过的却不再

是饥饿和寒冷

 

每一个清晨

有阳光自不再遥远

的地方   穿梭而过

 

我的向日葵

因凡.高的笔灿烂

因凡.高的笔寂寞

在沉睡了多少年后

有穿透的目光

将你挖掘

从此便开满了

每一个季节

每一片天空 

 

《我亲爱的小孩》

 你安坐在鸟巢里

象一只新生的雏鸟

你瞪着你大大的眼睛

你的眼光

写满好奇

我一样地因为你

而感到了外面的世界

对我

你一样是一种诱惑

找不出什么语言

能够形容你形容这样一种依恋

你对于目光之外的依恋

我对于你的爱怜

 

小小的指头吮吸在嘴里

小小的脑袋歪着吗

想伸出双手

给你一个拥抱  尔后

再也松不开我的手

 

面对你

所有的词语都了无生机

除了你能够听到的

我在你耳畔的轻言细语

我的心很激烈地跳动着

为你的天真无比的眼睛

为你的所有新生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所有这一切

我渴望永远地拥有

就让我这样凝望着你

就让你把我当作一部分的好奇

——外面的世界

就这样忘却所有的存在

除了你我

从来没有这样的时候

令我的眼神如此专注

令我如此想入非非

 

所有形容的语言

都因为你而黯然

我亲爱的小孩

世界对于我唯一的向往

——拥你在怀中

(选自《古井的守望》挚情篇)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