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凌小语

那些脸孔,如河底的卵石,沉淀在流淌的生命之河,光洁而含蓄

 
 
 

日志

 
 

2007年12月24日  

2007-12-24 15:08: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寞老宅院

                  

都说古林新屋村有处规模不小的老宅院,新屋村就是因当时这一起眼的大宅院而得名的。宅院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却仍保留完好。咋一见时,却仍为它的恢弘气势吃惊不少。

门前宽阔的晒谷场使得老宅院一下子“显山露水”,抢掠了我的所有目光,而最后的焦点落在宅院石砌的门楼顶上一角缺损的檐角上。与相对称的另一个完整挺拔檐角对应,这残缺分明是悠长岁月流逝的痕迹。而最让人讶异的是老宅院出奇的寂静,仿佛远离尘世的静寂。

走进老宅院,满眼是陈年的砖墙和古朴的窗棂门槛,以及百年来承载宅院的痕迹斑斑的木柱,透过层层古旧的门框,宅院的深邃,一眼望不到底。抬头仰望,旧时特有的马头墙上,尖尖的檐角一如既往的定定遥望远方,一种姿式恍然三百年。

据说这大宅院的主人是位施姓的教书先生,能盖得起如此规模的房子纯属意外。那年九月初一,这里遭遇少有的大风季节,再加上发大水,突如其来的洪水几乎冲走了所有的草子种,唯独教书先生家的草子种幸免于难,是这些幸存下来的草子种使教书先生一夜之间成了富翁,他用卖草子种所得的钱盖了这大宅院。

大宅院共有三进,大大小小99间房,三面环水。因为不是世袭的官宦人家也不是显赫的富贵人家,所以建这大宅院时,家人极尽简朴,人人都出工出力,教书先生和夫人也不例外。据说,连屋顶上的瓦片都是自家人在附近的瓦窑里烧出来的,难怪据现仍住在这老宅院中施家后人说起,文革前,宅院的厅堂墙上还挂着清时祖宗太公太婆的画像,画像上,太婆的脸颊绯红,传说就是当时烧瓦片被火光映红的。虽辛苦却一脸的喜气洋洋。每逢过年过节,后人总要在祖宗画像前点起香烛,摆上供品,祭祀老祖宗,祈求庇护后代富足安康。这一习俗一直延续到文革期间,画像被清除前。

据这位施姓后人介绍,这教书先生的后人中还出过一位远近闻名的郎中,叫施伸玉,在中医方面很有造诣,骑着马到处行医,远至集士港、高桥等10多个乡镇,而且经常免费给穷苦人家免费治病,方圆几十里都很有名气,口碑也极好。可惜在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

现在的老宅院,空落落的,没住几户人家,施姓后人更是寥寥,都已流落他乡,空留宅院的寂寞。后人心中只有想象中的繁华,当年与这大宅院相称的繁华:堂前屋后人流如梭,门前河畔,捣衣声,嬉笑声如织。过年过节更是一家人围坐,共享天伦、、、、、、那热闹不复,繁华不复,只有宅院的轮廓依旧,砖砖瓦瓦都已涂满岁月的沧桑。也只有阳光和庭院里几盆开得绚烂的菊花驱逐这宅院的落寞,捎来几分生机。

这位一直为我们作讲解的施姓后人已有70多岁,现住这老宅院一角安静的角落里,平静的生活着,见我们来访,热情地带着我们在这宅院里四处转悠,从这扇门到那扇门,每扇门后都是不同的天地,转来转去,竟不知了方向。

空落落的宅院没有特别精致的雕琢却也不失古朴,细一看,那窗拴上的花纹虽然简洁,但雕工却不是现在一般的木匠能及,而且宅院的细节随着岁月的流逝,因为有着太多的想象空间而愈显得耐看了

想象中最美的应是宅院有雨的黄昏以及打在屋檐上的雨声,或是宅院有月的夜,一轮细细的弯月隔在陈年的屋檐上,温润的月色剪出宅院的沧桑的轮廓,无限怀想,一为怀旧,二为相思。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