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凌小语

那些脸孔,如河底的卵石,沉淀在流淌的生命之河,光洁而含蓄

 
 
 

日志

 
 

2010年2月3日  

2010-02-03 22:45:4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逝者已矣,唯有追念

 

1月4日上班第一天,上线,看到阿迪前一天留在群聊里的QQ哭脸以及周老师的名字,一下子有种不祥的预感。马上去找圈内人的博。

周老师的博已经打不开了!

终于在朋友的博里得到了证实!又在1月3日的宁波日报找到了周老师的讣告。

原来就在1月2日晚上,在新年刚刚打开的美好里,周老师走完最后一程。情绪,一下子无比低落。

知道周老师久病,却还是没能一下子接受离开的现实。

其实很早就听说了周老师。因为边上的朋友不少是周老师的多年好友。也见过他几次,纵贯将近十年间,见面大都在席间,静静听他们言谈,常能看到他逗得大家哄堂大笑,印象中,个性鲜明,为人率直。而我与他不是很相熟,交谈不多。只陆陆续续地听说,周老师才情横溢,青年时写诗,在那个欣赏才情的年代,他曾是多少少男少女的偶像。他的诗却不曾拜读过,他的散文倒是有幸在收录《鄞州当代作家散文精选》文章时有幸拜读。描写故乡,文风朴实。后来还常去他的博,看他的病中杂记。反倒是在他病后,更多地关注。

去年三月里,诗友们自发组织的诗歌沙龙。午后,在鄞州公园,临湖,极为幽雅的环境,难得,病中修养的周老师也来了。沙龙的氛围很好,都是些爱好文学的孩子,气氛随意温暖。当时我朗诵了顾城的诗《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饭后的交流闲暇,周老师特别和我畅谈顾城的诗,还说我的气质特别吻合这首诗,他说非常难得能够保留自己的特质。顾城生活在一个童话世界里,有保留童真的美好,他夸我朗诵得特别好,很能把人带入到那样的纯净里,给我温暖的鼓励。他还打趣,如果我生活在顾城的年代,如果结识顾城会怎样?

那晚周老师还和其他诗友探讨佛教,意兴盎然,却又沉静安详。不想,和他说话最多的一次,竟是见他的最后一面。

在平淡煎熬的养病时日里,这个浸润心灵的暖暖的午后时光于他该是多么欢喜多么珍惜的一份记忆。我能够想象,他是多么贪恋与志趣相投的朋友谈笑风生,和亲人们促膝倾谈,其乐融融,如此留恋人世的美好。

之后,也一直关注他的博,看到他在博里感谢妻子的悉心照料,看到他贴了很多女儿漂亮的婚纱照,分享他见证女儿婚礼的幸福快乐。从他的博里,他的字里行间,他的言行,感受疾病对一个人个性的影响,让一个率直、尖锐的人变得温和宁静,变得感恩。

而我,真希望他就这样和我们一起一直走下去,感受更多的快乐片段。

他断断续续病了几年,没有经历的人永远无法感受这种希望和绝望交织的痛苦心境,在夜深人静或者一人独处的时候,常常会陷入无能为里的绝望。我相信,那个午后该是他回忆里的温暖,还有那些博文自字里行间流淌的亲情的温暖支撑着他坚强地与疾病抗争。几年的疾病抗争或许有了一些思想准备,但内心深处,谁又不贪恋与周围的美好缠绕得更久长。毕竟他才53岁,生命的积累刚到茂盛处。

或许,逝者已矣,唯有安慰:他至少已经不用挣扎,无需苦痛,无需绝望,可以进入一个安静祥和的世界,默默注视着亲人、朋友。

我也只愿,只是暂时不见,若干年后,依然可以在某个地方,见到他谈笑风生的样子。

 

 

 

2010.1.4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